城市更大,才能解决农村问题

作者:ADMIN来源:金鹏达轮胎发布时间:2016-09-18 09:25浏览:

    为什么年轻人会想要“逃离北上广”,但为什么他们又逃不了了?大型城市在中国发展到今天,其形象已经随着种种弊病的出现而变得格外复杂。它不仅是一个生活和公共的空间,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一种生活在城市里的现代人难以与其分割的生活方式。许多人困扰于城市带来的拥堵、污染、噪音、压力、高房价……于是,希望回到故乡或者二三线城市去寻找一种更加前现代的生活。

  但是,广大的二三线城市以及乡村在现实中似乎又呈现出一副与城市人想象中不同的景观,荒废搁置的工业园是对城市的失败模拟,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是对城市弊病的遥远回应,无人耕种的农田变成了高速发展的经济的反讽。

  于是,在当下的中国,矛盾从这种空间、经济、心理等等因素上的错位中滋生,形成了一种无处不在的危机感。但造成这些困境的原因究竟在哪?

  陆铭教授在新书《大国大城》中提出,中国的一线城市还远没到限制人口的地步,而要治愈种种城市疾病,恰恰是要进一步发展城市。在他看来,人口的流动和僵化的户籍制度之间无法匹配,城市的规模和公共服务的发展随之受制,无法进一步助力中国经济的转型,另一方面,政策对中西部的补贴又无法真正地改善欠发达地区的现状,从而造成了当下的僵局。

  嘉宾介绍:陆铭,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著有《空间的力量:地理、政治与城市发展》、《大国大城》等。

 

  中国经济的问题,本质上就是人怎么摆的问题

  搜狐文化:您的新书《大国大城》提出建设大国和大城的重要性,如何去界定何为“大国”和“大城”,是否有一套标准?

  陆铭:关键是人口,其次是经济总量。从人口角度来讲,一个国家的人口怎么布局,是跟很多公共政策都有关系的,像现在我们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公众服务制度,财政转移制度,都会影响到这个国家的人口布局。对一个大国来讲,人是摆在大城市还是摆在小城市,会影响到很多事情,比如说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也会影响到很多公共政策的决定。

  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随着经济发展水平在不断的提高,接下来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服务业的比重要也会提高,什么样的人口布局是比较适应这个国家经济发展趋势的?可能这会涉及到——中国未来的城市会有多大?大城市会有多少人?大城市和小城市是什么样的关系?你相应的配套制度怎么做,才能保证这个结果是兼顾效率与公平的?

  我们讨论这样的一些问题,反过来讲,如果这个问题不讨论清楚的话,其实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问题,都跟我们的政策误区有关,比如说我书里面举到的例子,像留守儿童的问题,像沿海地区(特别是大城市)房价很高的问题,欠发达地区工业园空置,出现空城、鬼城的问题,其实都跟这个有关,本质上就是人怎么摆的问题。